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举报公职人员刘增平张林吴淑敏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关闭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11 17:05:5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查看 : 3093|回复 : 4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8-10-11 18:13 编辑

                      举报材料
我是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张鸿雁身份证号码:142601197608016822,我举报朱定标施工团队在利益驱动下,插手村民与开发商的民间纠纷是黑恶势力团伙;尧都区公安局内部公职人员刘增平、尧都区法院张林、临汾市人民法院吴淑敏插手民间纠纷等充当黑恶势力头目朱定标的保护伞。
事实列举如下:

1、2016年2月28日,金域王府施工队把我家祖先坟墓用施工泥浆淹没,我报警,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至今没有给我出具报案回执也不告知我查询案件进展情况的方式和途径,也不给我出具不予受理告知书。
2、张鸿雁向尧都区公安局督察反映后,督察让信访处落实了我的报警属于刘村镇派出所管辖的书面文书,让我去找刘增平,刘增平依旧不作为,无视上级的监督意见。
3、2017年9月14日,张鸿雁去祖坟地查看,发现自家祖坟坟堆不见了,祖坟上祭祀的花圈被仍在土坑里,有挖机司机和装运土方的卡车司机共5个人,他们都是陌生人,都说给朱定标干活,张鸿雁报警后,刘村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你去法院起诉,我们不出警,张鸿雁向所长刘增平反应接警人员不出警的情况刘增平说是他的意思。
他认为我家的祖坟与他人存有移坟纠纷,不属于派出所管辖,故不让出警。
  事后,违法嫌疑人朱定标开丰田霸道上门威胁当事人张鸿雁:马站村里还没第二个人敢对我说“不”字呢,我的人施工你也敢当,你怎么回事,活腻歪了?
4、2017年10月23日,我因刘增平导致的公安不作为事件将尧都区公安局诉至法院,刘增平虚构我家祖坟与他人有“移坟纠纷”的事实,以“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管辖为由为其不作为辩护,在法院追问到移坟纠纷的证据时,刘增平拿出了朱定标与张保俊2017年11月24日签订的一份“移坟协议”,暴露了“移坟协议”是在张家祖坟被破坏之后发生的;暴露了刘增平是破坏张家祖坟的违法嫌疑人朱定标等的保护伞,既然刘所长已经认定张鸿雁报案属于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辖管,刘增平怎么会有这份“移坟协议”呢?显然“移坟协议”就是刘增平为掩盖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破坏张家祖坟的违法行为而教唆张家成员张保俊参与制作的,企图帮助朱定标黑恶势力利用合法性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5、尧都区法院张林法官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众所周知:“《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张鸿雁[size=18.6667px]在紧急情况下请打110报警,[size=18.6667px]请求公安机关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公安机关不履,张鸿雁提起诉讼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且刘增平在庭审中也认可张鸿雁有两次报警引起的不作为之诉不超过诉讼时效,退一万步讲:张鸿雁第三次报警时间为2017914日,诉讼时间是20171023日,难道这也超过诉讼时效了吗? 可张林法官却以3次报警发现公安不作为均超过诉讼时效驳回张鸿雁等的起诉,故意浪费司法资源,不依法裁判,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6、尧都区法院于2018年5月18日做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上列朱定标与张保俊2017年11月24日签订的一份“移坟协议”涉嫌刑事犯罪。
7、临汾市人民法院法官吴淑敏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在张鸿雁诉公安不作为的上列行政案件上诉审理中,吴淑敏法官不仅苟同了张林的超过失效说,还无视法院对“移坟协议”涉嫌刑事犯罪的裁((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还不知廉耻、毫无依据的在终身判决中添油加醋的说:上列“移坟协议”代表张家祖坟的移坟纠纷已经彻底解决,全然不顾受害人的利益和情感。
    综上所述:私自动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受《民法通则》禁止,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刘增平、张林、吴淑敏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他们竟然无视公序良俗,人伦道德、法律法规,与违法犯罪分子沆瀣一气,朋比为奸,故意浪费司法资源,破坏司法公信,对我党政治制度构成严重威胁。
   本案违法嫌疑人朱定标能操作公安行政机关、法院司法机关公职人员浪费司法资源到这种地步,其能量明显不容小觑,请求扫黑办一并清理上列黑恶势力极其保护伞!!
此致
     尧都区纪检监察扫黑除恶办公室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顶 踩
2#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15 23:01:15 | 只看该作者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鸿雁,女,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现住址: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农民。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保生,男,63岁,身份证号: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职业,务农。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再审申请人张鸿雁、张保生与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因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再审申请人不服,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1、请求高院撤销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
2、请求高院依据重新做出裁定,诉讼费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1、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所认定的事实与所使用的法律无关。
认定的实体事实是时效问题,适用法律依据对应被告受案管辖权问题。
原审判决认定申请人报警后,起诉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起诉超过诉讼实效错误。
“《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张鸿雁在紧急情况下请打110报警,请求公安机关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公安机关不履,张鸿雁提起诉讼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且刘增平在庭审中也认可张鸿雁有两次报警引起的不作为之诉不超过诉讼时效,退一万步讲:张鸿雁第三次报警时间为2017年9月14日,诉讼时间是2017年10月23日,难道这也超过诉讼时效了吗? 可张林法官却以3次报警发现公安不作为均超过诉讼时效驳回张鸿雁等的起诉,故意浪费司法资源,不依法裁判,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保护伞。
2、二审法院采纳了没经过质证的证据。
二审判决讲述:被申请人2018年7月10日在本案开完庭后,向二审法院递交了一份与申请人报案有关的2018年7月10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给朱定标出的情况说明没有质证。
3、二审法院没有对尧都区公安局是否本案适格的被告依法认定,没有对尧都区公安局对申请人的报案是否属于其管辖进行认定。(申请人原审出具的被告单位信访答复函已经证明申请人报案属于被告受案管辖范围)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
1、被申请人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是被申请人虚构的事实,没有相应的证据印证。
2、被申请人向法院递交的“移坟协议”证明申请人与他人的移坟纠纷是2017年11月24日后才出现的,推翻了被申请人庭审证据中向法院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坏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的虚构事实。
3、被申请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做出过立案或者不予立案书面决定的行政行为,没有书面明确违法嫌疑人是谁?是否存在违法?这才是本案被申请人需要履行的法定职责的具体内容,显然不存在。
四、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本案案由是:法院审查被申请人拒绝履行做出“不予立案决定书”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是: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立案,并予以相应的行政或者刑事处罚,处罚决定书是申请人因祖坟被破坏而主张精神赔偿的依据;或者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不予立案的书面决定。
原审法院不能代替被申请人履行其法定职责,原审法院不支持被申请人履行上列法定职责,难道原审法院有权履行此项职责吗?原审法官与被申请人都认为申请人祖坟被破坏属于民事纠纷,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请问各位,申请人应该起诉谁?
私自动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受《民法通则》禁止,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原审审判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难道没有祖先吗?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你们怎能无视公序良俗,人伦道德?
二审法院法官无视八荣八耻,丧失职业道德,枉法裁判,故意浪费司法资源,与被申请人沆瀣一气,朋比为奸,俨然已经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五、原审裁判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1、二审法官采纳的被告“移坟协议”这一证据是另案中被法院认定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庭审中申请人已经反复向法官示明。
被告证据“移坟协议”在另案中,法院已经做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认定“移坟纠纷”涉嫌刑事犯罪,该案还在上诉程序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 (五)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中止诉讼的原因消除后,恢复本案审理,可见二审法院采纳“移坟协议”作为证据在程序上是违法的。
综上所述:本案违法嫌疑人能操作行政、司法部门把案子做到这地步,能量明显不容小觑,该案建议高院一并移送纪检监察处理!!
此致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张鸿雁   张保生
                                年   月    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28 19:25:07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8-10-28 19:26 编辑

         举报材料

我是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张鸿雁身份证号码:142601197608016822,我举报朱定标施工团队在利益驱动下,插手村民与开发商的民间纠纷是黑恶势力团伙;尧都区公安局内部公职人员刘增平、尧都区法院张林、临汾市人民法院吴淑敏插手民间纠纷等充当黑恶势力头目朱定标的保护伞。
事实列举如下:
一、刘增平利用职务之便为违法嫌疑人充当保护伞。
1、2016年2月28日,金域王府施工队把我家祖先坟墓用施工泥浆淹没,我报警,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至今没有给我出具报案回执也不告知我查询案件进展情况的方式和途径,也不给我出具不予受理告知书。
2、张鸿雁向尧都区公安局督察反映后,督察让信访处落实了我的报警属于刘村镇派出所管辖的书面文书,让我去找刘增平,刘增平依旧不作为,无视上级的监督意见。
3、2017年9月14日,张鸿雁去祖坟地查看,发现自家祖坟坟堆不见了,祖坟上祭祀的花圈被仍在土坑里,有挖机司机和装运土方的卡车司机共5个人,他们都是陌生人,都说给朱定标干活,张鸿雁报警后,刘村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你去法院起诉,我们不出警,张鸿雁向所长刘增平反应接警人员不出警的情况刘增平说是他的意思,刘增平认为我家的祖坟与他人存有移坟纠纷,不属于派出所管辖,故不让出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三款规定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可知刘增平阻止接警人员对报案人的报案出警、阻止出具受案回执,阻止移送案件给相关有主管部门造成报案人及家族人员巨大损失,已经涉嫌渎职罪。
4、2017年10月23日,我因刘增平导致的公安不作为事件将尧都区公安局诉至法院,刘增平虚构我家祖坟与他人有“移坟纠纷”的事实,以“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管辖为由为其不作为辩护,在法院追问到移坟纠纷的证据时,刘增平拿出了朱定标与张保俊2017年11月24日签订的一份“移坟协议”,暴露了“移坟协议”是在张家祖坟被破坏之后发生的;暴露了刘增平是破坏张家祖坟的违法嫌疑人朱定标等的保护伞,既然刘所长已经认定张鸿雁报案属于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辖管,刘增平怎么会有这份“移坟协议”呢?显然“移坟协议”就是刘增平为掩盖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破坏张家祖坟的违法行为而教唆张家成员张保俊参与制作的,企图帮助朱定标黑恶势力利用合法性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5、关于移坟协议,尧都区法院于2018年5月18日做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上列朱定标与张保俊2017年11月24日签订的一份“移坟协议”涉嫌刑事犯罪,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中发现有犯罪线索应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可是法院却因该民事案件涉嫌刑事犯罪裁定不予立案,拒绝依法移交公安,该案张鸿雁家人上诉后,中院已经超过结案时间,不予结案,案子石沉大海。
6、尧都区法院张林法官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众所周知:《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本案申请人在紧急情况下拨打110报警请求被申请人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张鸿雁就其不作为提起诉讼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刘增平在庭审中还认可张鸿雁有两次报警引起的不作为之诉不超过诉讼时效,可张林法官却以超过诉讼时效驳回张鸿雁等的起诉,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7、临汾市人民法院法官吴淑敏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在张鸿雁诉公安不作为的上列行政案件上诉审理中,吴淑敏法官不仅苟同了张林的超过失效说,还无视法院对“移坟协议”涉嫌刑事犯罪的裁((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还不知廉耻、毫无依据的在终身判决中添油加醋的说:上列“移坟协议”代表张家祖坟的移坟纠纷已经彻底解决,全然不顾受害人的利益和情感。
    综上所述:私自动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受《民法通则》禁止,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刘增平、张林、吴淑敏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他们竟然无视公序良俗,人伦道德、法律法规,与违法犯罪分子沆瀣一气,朋比为奸,故意浪费司法资源,破坏司法公信,对我党政治制度构成严重威胁。
   本案违法嫌疑人朱定标能操作公安行政机关、法院司法机关公职人员浪费司法资源到这种地步,其能量明显不容小觑,请求扫黑办一并清理上列黑恶势力极其保护伞!!
此致
      尧都区纪检监察扫黑除恶办公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28 19:27:51 | 只看该作者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张鸿雁,住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电话:18636740164身份证号码:142601197608016822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申请人张鸿雁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因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不服,现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请求
   请求撤销(2018)晋10行终54号判决依法改判。
                           事实和理由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1、本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被申请人依法作为。
  本案案由为被执行人拒不履行法定职责,被申请人应当履行的法定职责是:对公民财产损害的报警请求,在接警后需依法定程序履行登记、受理、查处、答复等职责,否则构成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本案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三次报警缺少受理环节,没有给申请人出具受案回执文书,行政执法环节存在严重瑕疵,程序严重违法。
  2、本案认定的事实与案由无关。
  被申请人递交的“移坟协议”证据发生在报案之后,被申请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申请人与他人存在“移坟纠纷”,且任何理由均不能作为本案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的依据。
  3、本案认定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作为超过诉讼时效的事实错误。
本案是“行政不作为”之诉,仅仅适用《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本案申请人在紧急情况下拨打110报警请求被申请人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张鸿雁就其不作为提起诉讼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
  原审法官认为公民报警求助后,起诉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受诉讼实效限制彻底颠覆了法律规定和人们的三观,引起法律界和社会民众的恐慌,颠覆了民众对法制信任的底线,产生了人人自危的社会效应。
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依据错误。
原审判决依据“《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申请人起诉错误,做以下阐述:
本案是“行政不作为”之诉,本案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三次报警缺少受理环节,没有给申请人出具受案回执文书,行政执法程序存在严重瑕疵,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案没有履行完整的职务行为,不具备构成 “行政行为”的合法要件,因公民报案在没被行政主体受案的情况下,行政主体履行答复环节从客观上讲无从谈起,公民报案没有被行政主体依法定程序受案的情形下,案件属于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尚不能依法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三款规定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可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案没有依法出具受案回执,答复无从谈起,被申请人庭审所说的“办案民警已经口头告知报案人称其报案不属于公安管辖,让报案人直接去找法院起诉”的答复因缺少行政主体受案具体环节,导致该行为属于民警个人行为,不能属于职务行为,与本案无关,被申请人已经构成行政不作为,而原审判决使用的上述法条强调的是行政机关做出过具体“行政行为”为前提,显然原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三、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原审法院无权代替申请人履行职责,原审法官与被申请人都认为申请人祖坟被破坏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可是申请人

应该起诉谁?法院有职责认定被诉违法嫌疑人的行为违法或者犯罪吗?
四、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1、被申请人信访局已经做出尧(信)不受字《2016》12号,该文书第6项指出:“申请人报警事项属于被申请人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依法应直接向刘村派出所提出”可是原审法官却说“申请人的移坟纠纷已经协商解决”,采用被申请人提供的发生在本案之后的违法证据“移坟协议”,该“移坟协议”被(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裁定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该另案还在上诉程序中,致使目前被中院长期扣押不予审理。
2、私自挖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原审审判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难道没有祖先吗?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你们怎能无视法律,无视公序良俗,无视人伦道德?
二审法院法官丧失职业道德,枉法裁判,故意浪费司法资源,与被申请人沆瀣一气,朋比为奸,俨然已经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 一、第四、第八款,请求高院再审。
此致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张鸿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1-2 20:38:27 | 只看该作者
上列文章“时效”笔误应为“期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博聚网